<s id="0em0f"></s>

  • <ruby id="0em0f"></ruby>
    <rt id="0em0f"></rt>
  • 陽西古建筑——在七賢書院尋回陽西的記憶
    陽西
    編輯
    2016-9-25 20:06
    [ 導讀 ] 七賢書院,前身是宗勇祠,宗勇祠的前身是古陽江驛站,太平驛站。


      歷史,總是不經意間與當下的你我擦肩,回味舊塵,古樸的清新便蘊藏其中。歷史不是教科書式的充滿距離和對抗的描寫,而是,她就在我們身邊,就在我們腳下,在空氣中,在田野上,在,七賢書院里。

      如果說,當下的一切都是歷史的安排,那么,七賢書院里發生的一切,也是一次巧妙的安排。如果說,歷史只是不斷的巧合,那么,我們也樂意去聆聽。尋回這片大地的記憶,并非容易之事,但在某些角落,散落的記憶碎片卻俯首皆是,細細聆聽,你正在走進,這片大地的記憶深處。


      那是一個書院,七賢書院,前身是宗勇祠,宗勇祠的前身是古陽江驛站,太平驛站。那我們從太平驛站說起。中華帝國在秦朝開始,就有意識地在全國建立一個龐大而精密的道路驛站系統,這個先進而有效的系統,在快速精確地傳達地方與中央之間的信息的同時,很好地維護了帝國對地方的控制和穩定。驛站,是一個古典文學的經典意象,驛站旁的斷橋殘雪、驛站中的離別情深,還有通過一個個驛站給楊貴妃送去的荔枝,所謂“一騎紅塵妃子笑,無人知是荔枝來”,驛站,承載了多少歷史煙塵。

      驛站還有一個重要的功能,那便是為被朝廷貶摘的失意之人,在途中提供食宿之所。多少離愁,多少壯志失意,多少艱難苦恨,都被一個個驛站深藏著。深夜,月圓,驛站的孤獨,其實是許多人的孤獨,是歷史的孤獨。唐宋年間的陽江古驛站,也就是現七賢書院所在地,就是這樣一座驛站,一座普通的驛站,但也正因為這里曾經是驛站,這里上演的歷史也就大不一樣。


      當年的現七賢書院,是陽江地區唯一一座驛站,稱太平驛站,位于現在的325國道旁,而這條道路,或許是古代通往海南或者廣東南方地區的必經之路,無數被貶官員,都必須通過這條道路,經過古陽江驛站,去往海南,去往其他地區。而在這些被貶官員中,就有這些人:唐朝末年的李德裕、宋朝的寇準、趙鼎、秦觀、蘇軾、蘇轍、胡銓等7人。是不是感覺這些人都很熟悉?沒錯,他們都是名臣名相、文化知識分子,都是在歷史上影響深遠之人,這里就不用去介紹了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他們都是被奸臣小人陷害,官場失意,而被貶至廣東嶺南地區甚至海南的,他們的遭遇,令人惋惜,歷史的不理性,往往造就一段段令人心痛的往事。

      在他們人生失意之時,某個驛站的停留或許并不值得他們留意抑或留戀,但作為一個驛站,而陽西作為一個必經之地,在他們停留駐足之時,已給了他們些許的安慰,并無遺憾。

      仕途坎坷,官場難測,但人生這趟旅行還是要繼續。賢人們堅定無悔的腳步,在用生命在闡釋中國古代知識分子的情懷和抱負,闡釋那千古都難以被理解的落寞。時光荏苒,歲月匆匆,古驛站早已化為灰土,但仰仗古人之光修建的宗勇祠、七賢書院,何曾不是在延續著古人的精神和力量?


      明萬歷三年,總兵張元勛為紀念當時抗擊倭寇陣亡的將士,在古驛站舊址修建宗勇祠。清乾隆年間,當地鄉紳倡議在宗勇祠前面修建七賢書院,以紀念上述七位曾經過此處的賢人。光緒年間,我們當地的才子劉子校組織捐款重建七賢書院,據說書院匾額上“七賢書院”四個大字即為劉子校所書。現存的七賢書院,即為光緒年間重建的七賢書院,前面是七賢書院,后面則是宗勇祠。后來此處一直為太平小學的教學區,這也是在延續古文人的書香精神。

      七賢書院修建后,無數文人墨客慕名來到陽西七賢書院,瞻仰前人,留下他們的腳步。這其中就有我們熟悉的寫《己亥雜詩》的龔自珍。據記載,當年龔自珍隨林則徐南下禁煙,龔自珍慕名來到七賢書院,瞻仰前賢,還種下了兩棵白梅樹。這兩棵白梅樹現在仍屹立在院內兩邊,生長茂盛。我沒有在梅花盛開的時候去拜訪過七賢書院,所以沒有親眼見到白梅綻放,以后我一定會去,去感受歷史、白梅、古建筑的韻味和聲音。


      好了,不必多說,剩下的就留給我的讀者親自去尋覓吧。

      尋古路線:七賢書院位于陽西縣織篢鎮太平村的前太平小學內,即325國道往湛江方向的左邊,就在縣城附近,交通十分方便。

    鮮花

    握手

    雷人

    路過

    雞蛋
     收藏 

    相關閱讀

    返回頂部
    99re最新在线精品